装着群众

来源:http://www.yx2000.com.cn 作者: 2018-06-30 12:13

今年11月27日,中国妇幼保健协会会长张文康等领导一行还实地考察了正在筹建的“佛山市妇女儿童医院”和“福佑月子中心”建设工地。

孟学农还表示,“我们这个位置,可以很好地总结过去,更多地倾听民声,给党和政府建言献策。党政领导同志对我们的意见也很尊重,越是尊重,我们越是要慎言。一定要搞清楚以后才提出好的意见。”

10年前,因吉林和黑龙江两省发生松花江污染事件,时任国家环境保护总局局长、党组书记的解振华被免职。一年后,解振华任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党组成员、副主任,直到今年2月。今年2月政协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常委会第九次会议增补解振华为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

可以看出,于幼军对于自己退休的说法很在意。

这是解振华自今年2月卸任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后,首度以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这一新职务公开露面。

2013年1月19日,张文康以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身份视察了广东省某市卫生局,并对该市的医疗卫生工作提出了六字要求:“向前走,莫回头。”10年之后故地重游抗击sars重地,张文康的这六个字耐人寻味。

73岁的张文康在2013年3月的全国两会上卸去了最后一个重要职务——全国政协教科文卫委员会副主任,尽管保留了一些职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张文康已经从政坛顺利退休。

12年前的一场非典,原卫生部部长张文康被免区了职务。新华社的消息是这样写的,中共中央决定免去张文康卫生部党组书记职务;4月26日,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经过表决,决定免去张文康的卫生部部长职务。

孟学农

记者注意到,今年4月10日,国家发改委官网发布消息,2015年4月8日下午,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解振华会见瑞典副首相兼气候和环境大臣艾萨·罗姆松一行,双方就中瑞气候变化领域务实合作、气候变化国际谈判进程等议题交换了意见。

除两会这样的公开场合,这十年,张文康极其低调,将大量精力花在医药卫生领域调研上,曾建议规范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的资金筹集,还曾呼吁慢性病防控亟待加强。

他身边的一位工作人员还说,于幼军饮食不挑剔,都能吃。以前顾不上泡茶,白开水就喝,可能是年纪大了,这两年开始喝茶。该工作人员还透露,于幼军的办公室利用率非常高,他喜欢看书,办公室全是书,他经常待在办公室,周六、周日也是。

解振华说:“要想真正的实现应对气候变化,就要兑现自己的承诺,采取切实的行动真正实现应对气候变化的目标。可是现在我们看到一些国家,我们不是看你说什么,我们看你做什么。

被免职后,张文康在宋庆龄基金会任副主席,直至2011年9月卸任。宋庆龄基金会在社会团体组织中比较特殊,拥有“副部级”级别和事业单位编制。曾有记者致电宋庆龄基金会和卫生部离退局,了解到张文康平时很少来基金会办公,有重要活动会出场,人事关系还在卫生部。

73岁时卸任政协职务 终于从政坛顺利退休

2008年9月山西襄汾尾矿库溃坝,伤亡惨重。在事故发生3天后紧急召开的山西省安全生产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担任山西省长仅一年的孟学农做检讨:“我作为一省之长、全省安全生产的第一责任人,向遇难人员和家属表示深切的哀悼和歉意,向党中央、国务院和全省人民做出深刻的检讨。”

责任编辑:孙炜臻

2005年2月开始,张文康同时任职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2011年全国政协小组讨论会上,张文康对当下思想道德建设表示担忧,“有的小孩在被问及长大后的理想时,竟表示‘想当贪官’,因为贪官挣钱多,这是现实的也是可怕的。”

卸任发改委副主任 仍管理气候变化事务

解振华1949年11月出生,去年已年满65岁,达到了正部级干部的退休年龄,今年2月从发改委副主任的职位上退了下来,但解振华现在还是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

解振华

据新华社报道,2011年12月,在南非德班联合国气候变化周日凌晨的最后一次全体大会上,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在即席发言中,强烈批评西方国家拒不履行已经做出的各项承诺。

2008年9月14日,孟学农引咎辞职,随后淡出公众视线。2010年1月24日,细心的人发现,在新华社有关中央直属机关党的工作会议的报道中,有一句“中直机关工委副书记孟学农主持会议”。这说明孟学农低调再度复出。2013年3月,担任全国政协社会和法制委员会主任。

张文康

退休后的于幼军终于来到中山大学任教,他喜欢运动,游泳和快步走。每周他要去游泳三次,最近几个月,他重新开始打太极拳。

于幼军

对于两次辞职,他说:“没什么遗憾。只要心里装着事业,装着群众,尽心尽力地努力工作。参与了改革开放这个伟大的事业,没有什么遗憾。说遗憾呢,那是把个人的升迁看得太重。柳宗元就说过,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封建的士大夫尚且有这种情怀,当今的共产党人(更应该有),是吧?轻个人进退,重社稷民生。”

据新华社报道,当地时间12月7日,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会议的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别代表、中国代表团团长解振华同志分别与第70届联大主席吕克托夫特、法国外长法比尤斯、美国加州州长布朗、美国环保局局长gina mccarthy、欧盟委员卡涅特、加勒比共同体代表团负责人等进行会谈,就相关问题进行磋商。

于幼军曾任广东省委常委、宣传部长,湖南省委副书记,山西省省长等职。2007年因山西黑砖窑事件被免去山西省长,2008年被给予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2010年“低调复出”直到今年退休。

据新华社报道,2007年,山西省被曝光多起黑砖窑主非法限制民工人身自由、非法雇佣童工,强迫民工超强度工作,殴打民工致死、致残等事件,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当年6月,在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时任山西省长的于幼军代表省政府做了检查。山西省委在8月份召开全省领导干部会议,于幼军同志不再担任山西省委副书记、常委、委员职务,中央另有任用。9月,于幼军以文化部党组书记、副部长的身份亮相。

2003年的非典,引咎辞职的还有一位官员就是孟学农。1949年8月出生的孟学农,先后在北京市长和山西省长的职位上被免职。

孟学农

去年的全国两会上,孟学农在接受《南方都市报》采访时表示,“我觉得经历就是个财富。所以年轻人啊,不要怕挫折。岁月虽然美好,但经历更美好。作为我们,能够参与到改革开放的伟大时代,我们比老一辈,甚至比你们80后(更美好)。”

记者梳理发现,同于幼军一样经历了官场沉浮的正部级官员至少还有三位,他们是孟学农、张文康和解振华。这四人都曾因“突发事件”被免职,而后又都复出。目前四人都已过退休年龄,但他们仍然没有闲下来,还在为这个国家贡献自己的智慧。

2010年7月5日,据甘肃省庄浪县官方网站报道,文化部副部级领导于幼军一行来庄浪调研雨水集蓄利用工程建设情况。这是于幼军自留党察看以来的公开活动,外界视为“低调复出”。2011年2月,出任国务院南水北调工程建设委员会办公室党组成员、副主任直到退休。

然而卸任山西省长并不是于幼军的人生最低点,在他出任文化部副部长一年后,中央政治局在2008年9月对于幼军做出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

“我今天还在出席工作会议,还在主持大会,还在小组讨论工作安排,等于两个方面都澄清了,人家就不用往两个方面想了,就是一个正常的退休。其他的,你们称为小组发言也好,临别赠言也好,临别工作交待也好。”

到大学任教 回归社科研究人员角色

作为社会科学研究人员,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叶,于幼军与黎元江合作撰写了《社会主义四百年》一书。这本普及性政治读物借鉴了武侠小说的叙述结构,采用章回小说和历史演义的体裁形式讲述社会主义运动史,让于幼军一举成名。

今年年初,1953年出生的于幼军接受了媒体的专访,面对马上的退休,于幼军说:“我都不敢乱说乱动,但是有一个信号给大家,还在参加会议,还在小组讨论,还在为下一步的工作做交待安排,这个信号起码就是说,‘他是到龄退休’,就是正确解读了。”

“我看有些网加了‘退休’两个字,有的网就只是说‘于幼军被免职’,人家听了,就两种想法了。有一些人给我打电话,一种人一看,担心啊,以为是出什么问题了,被免职了。一种就是说,是不是有高就啊?免这个职,下个职是什么?”

2010年12月25日,于幼军撰写的140万字的三卷本《社会主义五百年》书稿校对完毕,并签发至出版社。 凑巧的是,当天上午书稿刚送出,下午,于幼军走上仕途的最后一站—副部级的南水北调工程办公室副主任。

实际上,作为正部级的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主要负责中国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工作,并连续多年担任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中国代表团团长,代表中国与多方进行谈判。

2015年12月8日,微信公号“中大博士”发布一则讲座通知。通知称,于幼军教授将于12月9日至25日的15时至17时30分在中山大学举办8次讲座,讲座内容围绕“文化大革命”。

进入全国政协 倾听民声给党和政府建言献策